首页 > 移动互联 > 网络音乐付费时代即将到来

网络音乐付费时代即将到来

2015-04-24 admin 移动互联 0人评论 15286

网络音乐付费时代即将到来  移动互联  第1张

网络音乐付费时代即将到来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发自江苏南京

Get up,Stand up,For music——这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5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的主题。

“可以预见,在2015年,音乐的采购和交易将持续成为互联网行业的热点,歌曲采购往往动辄是百万量级的曲库,如何对这些作品的IP进行有效管理,是企业未来的重要竞争力。”4月18日,腾讯公司法务部总经理江波在“2015知识产权南湖论坛”开幕致辞时强调。

据腾讯公司对其已获得独家授权音乐作品的盗版情况进行的抽样摸查显示,在32个主流音乐和视频平台上包括(PC端和移动端),1200首歌曲盗版链接大约存在6万条,平均一首歌曲的盗版链接大概有57条,盗版作品超过500首的平台有10个。不可否认,线上盗链已经成为音乐侵权的主流方式。

那么,我国目前音乐产业面临的现状如何?音乐版权保护遇到了哪些瓶颈?音乐正版化的出路又在哪里?

在当天的南湖论坛数字音乐版权问题分论坛上,与会专家围绕这些问题展开头脑风暴。

  从实体到数字:盗版与不付费是常态

法治周末记者在腾讯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5年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中注意到,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盗版CD对我国音乐产业产生致命冲击,正版CD的市场份额以每年40%的速度下降;而进入21世纪,互联网发展给正版音乐开拓显示销售渠道的同时,数字音乐盗版也开始大行其道,截止到2014年第二季度,我国手机音乐用户仅有3.5%的付费用户。

“不付费的原因是什么?”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教授张丰艳在论坛上谈道,“调查发现,认为数字音乐本身就不应该付费的人群占到88%,换言之,不付费的原因在于用户的付费意识薄弱。”按照张丰艳的调查,影响用户付费意识的主要因素来自音乐市场,包括用户是否学音乐专业或者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用户身边有多少付费亲友,用户接受付费教育的次数等。

中国音乐产业面临的盗版和不付费问题,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熊琦看来,原因可以从网络和本土两个维度中找寻。

“一方面,全球同步面对网络对音乐产业链的改变,无成熟经验借鉴,拿音乐产业最发达的美国来说,从2004年美国出台第一份专门针对数字音乐的音乐著作权法案开始每年都作修改,但到现在其音乐著作权制度并没有针对网络得到相应的完善;另一方面,我国的音乐著作权制度与产业脱节,上世纪80年代构建知识产权体系时我们没有产业,音乐著作权无论在理论储备上还是产业的契合度上,都做得不够好。”熊琦指出。

  原有权利内容安排改变

音乐产业链由内容提供商(音乐人、唱片公司)、服务提供商(分发渠道、演出经纪)、消费者三部分组成。

记者了解到,熊琦所说的“网络对音乐产业链的改变”,是指原本以CD为媒介的线下销售渠道逐渐式微,而以流媒体为媒介的线上渠道逐渐成为主流,传统的线下音乐分发渠道被颠覆。

这一点,在张丰艳的调查中也得到印证——中国4.78亿的数字音乐用户数量中,83.24%的人是用APP或者网络来听音乐。

“互联网带来的转播技术转移,使音乐获取渠道多元,使用者接触音乐不再依赖传统的唱片,以前的转播技术掌握在商业机构的手上,包括广播组织、出版者,是一个由一到多的传播范围,但是到了网络时代,网络服务提供者甚至消费者自身实现了对出版者、发行者的替代,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主体连入网络的时候都可以传播音乐。”熊琦解释道,转播技术的转移也造成音乐作品的复制传播成本极低,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那么,这会给原本以唱片公司授权媒体渠道播出音乐作品并收取版税的传统版权产业链造成什么影响呢?按照熊琦的说法,一个基本的改变在于改变音乐作品原有著作权内容的安排。

纵观音乐著作权制度的变迁,从乐谱印刷品的复制发行,到制作录音制品的机械复制和法定许可,再到音乐作品与录音制品的双轨制形成,音乐著作权的内容由音乐作品创作者的复制权、发行权、表演权、广播权,扩张到包括录音制品制作者的复制权、发行权和二次使用报酬请求权。

“在网络环境下使用者、传播者、创作者的身份是混同的,用户创造内容,原有的录音制品制作者、发行唱片的复制权和发行权已经被打垮。”熊琦认为,此时音乐作品创作者享有的权利内容扩大,包括复制权、发行权、表演权、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录音制品制作者的权利则变更为复制权、发行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合理商业模式比追究盗版更重要

“这种权利内容的变化,实际上是新兴产业主体利益需求增加在法律制度安排上的反映。”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张今在论坛评议时指出,新的传播技术和渠道控制者产生,出现新的利益博弈,法律必须对新的主体赋权。

如何才能实现赋权?熊琦给出的答案是通过许可来协调。

“通过法定许可协调音乐作品著作权人、出版者与录音制品制作者之间的关系;而通过集中许可也就是集体管理组织,协调广播组织与著作权人之间的关系。”熊琦建议,在立法模式方面,应从政府驱动向产业驱动转型,取消对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行政准入,允许产业主体自行创制音乐著作权中介机构,例如允许网络服务提供者成为自己的集体管理组织;在许可模式方面,则应该允许网络服务提供者来构建符合终端用户需求的许可模式。

无独有偶,张今也认为,保护音乐著作权,促进音乐产业的振兴和发展,寻找合适的商业模式,比追究网络服务商的盗版责任更为重要。

“让各个利益主体在市场中博弈,才会明白各主体的产业表现及商业模式的形态,权利扩张的目的也在于使自己的商业模式合法化,获得持续的收益。”张今指出。

到底什么样的数字音乐商业模式才算合适?阿里巴巴数字娱乐高级法务经理吕长军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发展倒逼音乐版权制度改革的方向可能是“先使用后付费”。

“以虾米音乐推出的寻光计划为例,播放平台跳过唱片公司直接与音乐原创者沟通,原创者授权平台发布音乐,平台再按照音乐的点击量、播放率等向原创者付费。”吕长军说道。

酷狗科技法务总监董鹏认为,从用户付费教育出发,将来可能建立全行业的数字音乐付费模式,这个模式不只是单纯的学习国外模式,如下载一首歌一美金或者贴片广告,而是从原创开始到在线表演、在线播放、在线视听、线上线下音乐传播的结合。

  多数人愿意每月付10元听音乐

“数字音乐付费制度的目标,旨在为网络环境下的音乐产业发展提供经济诱因。”熊琦也表示,数字音乐付费将成为一种趋势。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QQ音乐曾有过音乐付费模式的探索。周杰伦2014年发行的专辑《哎呦,不错哦》在QQ音乐发行时价格为20元一张,最终下载量达15万张。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次很好的音乐收费尝试,目前数字音乐收益最重要的构成有实体下载、订阅服务和广告三个方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基本上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互联网音乐公司能够通过广告的收入平衡它的版权和运营的成本。”腾讯公司法务综合部维权中心总监杨奇虎谈道。

而在张丰艳的调查中,尽管被调查者中有74%的普通受众完全不为音乐付一分钱,但当告知用户“如果每个月付费10元钱,将激发中国原创音乐、改善音乐产业环境,让中国文化产业更具有国际竞争力”时,结果显示有62%的人愿意为音乐版权付费。

那么,如何构建数字音乐付费制度呢?按照熊琦的研究,是从数字音乐付费所涉主体和对象入手,在“音乐作品著作权人——录音制品制作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最终用户”之间构建付费制度。

具体而言,熊琦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首先要明确音乐作品著作权人为其他主体的付费对象;其次,鉴于录音制品制作者一方面需获得制作与发行录音制品的许可,另一方面自身又拥有对录音制品的著作权,因此可同时成为付费主体与付费对象;再次,由于网络服务提供者既可借助数字音乐向最终用户或第三方收取费用,也需向上游作为内容提供者的音乐著作权人支付版税,所以应同时被视为付费主体与付费对象;最后,最终用户作为使用者,则一般视为付费主体。

“前三者作为产业主体,各自拥有不同的商业模式,而使用者作为音乐产业的服务对象,其使用偏好也是不可忽略的考量因素。”熊琦补充道。

此外,董鹏认为,收费模式中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各大唱片公司给在线音乐服务平台的版税是不一致的,因此他建议在版税层面引入专利的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将对行业发展带来好处。

  反音乐盗版在路上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发自江苏南京

无论是老牌的酷狗音乐、QQ音乐和酷我音乐等领先品牌,还是网易云音乐、唱吧等新起之秀,这些流媒体数字音乐提供商在为用户提供多元化选择的同时,却都逃不出正版免费的魔咒。

法治周末记者在腾讯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5年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中注意到,广告虽为目前国内流媒体的重要收入来源,但广告收入很难弥补音乐提供商的版权、带宽成本等费用。据测算,每千首音乐消费,流媒体网站需要负担版权成本2.5元,带宽成本1.6元,而广告收益仅1元,净亏损3.1元。

在此背景下,反音乐盗版成为包括数字音乐提供商在内的正版音乐生态圈各利益相关方达成已久的共识。

从国际上看,立法保护是反音乐盗版的基础和核心。例如,韩国自1986年以来已经连续12次修订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大幅收紧对盗版和个人侵权行为的管制,促使违规网站Bugs music和音乐P2P网站Soribada转向正版收费模式;美国则将版权政治与整个互联网监管法律体系相结合,《数字千年法案》规定了有关技术措施及权利管理信息,禁止任何人散布可“回避”著作权保护机制的软硬件等。

在我国,音乐行业从业者联合维护自身利益,打造的音乐版权闭环也逐渐成型。

上述报告中提到,2013年4月北京市版权局推出《数字音乐版权收入倍增计划》,要让权利人收入翻一倍,让原创音乐的作品增加一倍;2013年11月,依托中华版权代理中心音乐版权费用结算中心的华云音乐平台上线,保护音乐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2014年4月,首都版权联盟、百度联盟与国际唱片业协会中国代表处合作开展“清源计划”,切断盗版音乐网站的广告收入。

此外,音乐行业内领先企业也已频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和内容提供商的合法权益。去年以来,多家网络音乐平台之间“摩擦起火"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扎堆”诉讼的趋势。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官方微信公众号
70755559
09:00 - 22:00
QQ客服: 70755559
客服邮箱: 67812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