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动互联 > 亲历窝窝上市流产八小时:高管不小心吐实情

亲历窝窝上市流产八小时:高管不小心吐实情

2015-04-05 admin 移动互联 0人评论 5352

亲历窝窝上市流产八小时:高管不小心吐实情  移动互联  第1张

腾讯科技 孙宏超 4月5日报道

从递交招股说明书到上市延期,再到更新招股说明书,再到最后生死期限。甚至在召集了30多家媒体现场连线后,窝窝依然无法成功上市。一位跟踪中概股多年的记者表示:“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混乱的现场

自从年初窝窝递交IPO申请后,上市时间一再推迟。3月31日本来是窝窝上市的最后期限,已经有媒体开始摩拳擦掌准备报道了,标题很简单:《3月31日上市期限已过,窝窝上市无疾而终》。

就在这个当口,窝窝方面于4月2日忽然发来消息:“今晚邀请媒体进行上市连线。”

窝窝方面对媒体表示将在北京时间4月2日晚24点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根据其在SEC上提交的最新招股申请书显示,窝窝计划最高公开发行517.5万股美国存托股ADS,其中包括最高授予承销商的67.5万股ADS,最高总融资额为5933万美元。

针对此前最后通牒方面的质疑,窝窝则回应称公司已经在3月31日正式获得了IPO生效批准,两周内完成上市都可以。

在一个关注窝窝上市的临时对话组里,几家媒体纷纷称窝窝公关私下表示:“今晚十点一定上市。”

当腾讯科技于4月2日21点左右抵达连线的酒店时,现场已经有超过20家媒体,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又有多家媒体陆续赶到,保守估计现场媒体数量超过30家。

这时看起来还比较正常,几家门户网站的记者开始讨论窝窝上市的融资数量是否偏少以及上市后是否会破发。

根据邀请函上的时间表,媒体将于22:00-22:30与在上市现场的窝窝商城CEO徐茂东进行连线,而后观看敲钟直播。

但一个消息开始在媒体中私下流传,纳斯达克官方网站的即将上市公司列表中并没有窝窝的名字。

事情开始变得诡异,并逐渐失去控制。

21点半左右,窝窝方面对媒体表示,纳斯达克方面的视频出了一点问题,原定的视频连线将改成电话连线。而等到原定的十点,连说好的电话连线也消失不见。

在媒体的窃窃私语中,窝窝公关部给出回应称公司高管正在与券商开会,所有活动将会推迟。具体的信息还在等美国同事的回复。

随后又是无言且漫长的等待,几家网站的媒体在各自刷着股票网站,看着窝窝黑色的0.00价格发呆。

23点左右,窝窝的公关团队开始起身准备定夜宵,而一些媒体记者开始逐渐离去。

随后窝窝的公关团队开始聚拢并且商量解决办法,在大概23点30分左右,窝窝方面安排了执行总裁吴建光进行连线,在短暂的连线中吴建光迅速表示了两个要点:一是窝窝高管团队正在赶往现场的路上;二是纳斯达克现场相关流程出现问题,正在进行排期和调整。

针对到底是什么流程出现问题的质疑,窝窝公关几乎没有给出沟通的时间,并迅速挂断了电话。

随后窝窝的公关表示:“由于纳斯达克现场相关流程出现问题,正在进行排期和调整,但具体时间待定。”

此时时间已经临近午夜,窝窝公关表示可以给媒体安排住宿,并表示在北京时间4月3日凌晨3点左右或许会有确定结果。除了极少数的几名记者外,绝大多数媒体都已经在此时陆续散去。

凌晨3点,依然没有消息,窝窝给媒体建的微信群里一片寂静。凌晨4点29分,窝窝相关负责人在微信群里向等候多时的媒体们表示原定于北京时间昨日晚间于纳斯达克的挂牌上市将推迟至下周二(4月7日)之后。

窝窝方面称,由于技术故障,导致挂牌交易的时间整体延后。另恰逢美国的复活节小长假及中国的清明节假期,许多投资人会休假,整体市场心态不稳,为了充分保证投资人的利益,故将挂牌时间延后。

针对腾讯科技关于窝窝究竟何时上市的问题,窝窝方面并未给出任何回应。

在窝窝商城北京上地总部,类似的场景同步上演。窝窝商城部分员工聚集在人力部预留的两个会议室,等待公司“成功”上市。有员工向腾讯科技表示,现场准备了庆祝上市的蛋糕,部分员工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才失望离去。

迷影重重

最先被坑苦的自然是有出版周期的平面媒体,最典型的案例是《北京日报》。由于没有料想到窝窝上市未成功,题为《窝窝成功敲响纳斯达克钟声》的稿件已刊出并被多家网站转载。

这引发了全民吐槽,朋友圈、微信群、微博到处都充斥着对窝窝的调侃和揶揄。

在数十家媒体误发窝窝已经上市之后,混乱依然在继续。

首先是部分离开的媒体接到了窝窝公关的紧急电话,声称吴建光在电话连线中所说的正在赶往纳斯达克不准确,要求媒体删掉。但至今也未有任何窝窝高管团队在纳斯达克的照片或影像流出,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吴建光在电话里不小心说出来的情况就是事实。

第二,在这次“上市连线”大会上唯一以高管身份出来接受采访的吴建光,据窝窝方面介绍,吴建光的身份是窝窝执行总裁,这个身份也被诸多媒体直接采用,但在窝窝的招股说明书中可以清楚看到以下的文字:

我们的首席财务官Frank Zhao也拥有二十年以上的审计公司和上市企业财务和会计管理经验。我们的执行副总裁吴建光Jianguang Wu拥有十余年的互联网行业从业经验。此外,我们的许多高管和工程师都曾在中国知名企业中供职。

吴建光的身份到底是执行总裁还是执行副总裁突然也成了谜。

爱讲故事的徐茂栋

在看了诸多关于窝窝的故事后,你真的很难想象徐茂栋来自民风淳朴的山东。在腾讯科技与徐茂栋的多次接触中,他总是会反复用各种看起来美好的前景来试图说服对方并且回避数据和具体实施方法的阐述。

在窝窝四处扩军的2011年,徐茂栋曾在一个互联网沙龙上得意地宣称,窝窝的工作风格是每周要在一个大学开会,每个月要进行一次大城市的集中会议,目的就是为了把企业理念灌输给手下。

徐茂栋起家于超市行业,但二次创业却让他的形象彻底崩坏。1999年,他创立了凯威点告,得益于这家公司的创立,徐茂栋得以进入以后在中国短信业务领域引发轩然大波的分众传媒公司并担负副总裁。但当央视315曝光垃圾短信产业链后,分众传媒的盈利模式大白于天下,徐茂栋的声誉和分众传媒一起一落千丈。

窝窝也被人认为行走在和当年分众传媒一样的路上,强势收购、5S现场管理运作实务(最新精编)疯狂的企业价值观、恶意炒作等屡见不鲜,甚至他的团队中也不乏当年分众传媒的元老。

2011年时,徐茂栋曾公开宣称,五年内必将有一家团购网站进入中国互联网行业的Top5,如果这一家不是窝窝,他看不清应该是哪家。

随后就是一连串的上市故事,2011年5月徐茂栋高调召开了一场IPO启动新闻发布会,宣称要完成2亿美元的融资,想创下“成立两年就成功IPO”的行业纪录。当年8月就有消息频繁爆出多承销商拒绝承销窝窝上市业务,但徐茂栋否认了这个说法,认为上市进展顺利。之后2012年至2013年,徐茂栋每年都会提到上市计划,但最终都因为相同原因无疾而终。

在窝窝创办的漫长五年过程中,它被外界所熟知的并不是服务质量和市场份额,而是每年一次的上市宣言,以及频繁传出的高管离职消息。其战略合作总监叶耘甚至在微博上公开表示,窝窝经营浮躁、盲目烧钱,内部管理混乱,CEO一心只想烧钱:“在窝窝干得越久越危险。”

2014年年初,腾讯科技专访徐茂栋,采访结束后曾对窝窝某中层感慨:“跟踪团购行业好几年,没想到最后活下来的居然有你们。”这个感慨让对方颇有一些尴尬,但随后这个已经跟随徐茂栋好几年的中层还是给出了耐人回味的回应:“我也没有想到会有我们。”

截止到本稿件发布时,窝窝方面仍未就所谓程序问题作出任何解释,只是反复表示纳斯达克方面没有任何问题。那么,问题在哪儿呢?窝窝方面回应,好好过个小长假,回来会有结果。

根据窝窝的公开声明:公司在2015年3月31日正式获得了SEC的IPO生效批准。通常而言,SEC生效批准后,公司可以两周内在股票交易所挂牌。

这个两周内的最后一天是4月14日。

标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官方微信公众号
150-6757-5559
09:00 - 22:00
QQ客服: 70755559
客服邮箱: 678128@qq.com